返回首页
文学
古典 近现代 外国 名篇 美文 成人 杂谈
历史
野史 解密 战史 文史 回顾 风云 解谜 话题 人物
文化
词语部首索引 词语拼音索引 成语拼音索引 成语部首索引
美文
古籍
乐谱 书画 诗经 中医 兵法 十三经
好文章

文章详情

卷之四十三烈集痘疹詮_《景岳全书》

时间:2016-12-25  阅读:109  作者:  来源:
/*手机版-标题下20:3*/

  痘瘡上總論一痘瘡一證,俗曰天瘡,原其所由,實由胎毐內臟,而復因時氣外觸,其毐乃發,故傳染相似,是亦天行疫癘證也。但考之《內經》,則止言瘍胗,即今斑疹之屬也。故自越人,仲景,元化,叔和諸公皆無一言及痘,可見上古本無是證,而今則何以有之?愚謂近代之毐,必以醇酒五味造作太過,較古人之恬淡,相去遠矣。或者未信余言,第觀藜藿膏梁之家即有不同,飲之北虜亦不出痘,原其所由,實由是耳。豈果彼無胎毐耶?故凡多遭此害者,當以余言熟味之。

  痘瘡變幻百出,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要非曲學偏見者可以窺其堂室,若目力心思一有不到,則害不小矣。設或知證而不知形,則無以洞其外;知形而不知脈,則無以測其內;知脈而不知本,則無以探其源;知本而不知因,則無以窮其其變;知因而不知藥,則無以神其治。只此數事,今醫果能全之否?設有不能而強以為能,則致害於人,獲罪于天,能無畏乎?故余于痘疹一門,留心既久,積驗已多,因蒐採先哲之最米青於此者,如文中陳氏,仲陽錢氏,立齋薛氏,羅田萬氏,晨峰程氏,東皋徐氏,改齋友氏,并其他雜錄等書,有述其舊者,有發其未發者,有剖其疑似者,有因涉歷而吐其心得者,盡我愚衷,集而成帙。痘疹玄秘,似無出此。

  初辨痘證二痘疹發熱,大抵初時與傷寒相似。然傷寒之邪從表入裏,故見各經之證,痘疹之毐則從裏出表,故見五臟之證。如呵欠悶頓,月干證也;乍涼乍熱,手足稍冷,多睡,脾證也;面燥腮赤,欬嗽噴嚏,肺證也;驚悸,心證也;肌涼耳冷,腎證也。又觀心窩有紅铯,耳後有紅筋,目中含淚,或身熱,手指皆熱,惟中指獨冷,乃知是痘證也,便當察其虛實,隨證治之。

  辨痘歌五指稍頭冷,驚來不可當。若逢中指熱,必定是傷寒;中指獨自冷,麻痘證相傳。女右男左,分明好細看。

  看耳歌兩耳紅筋痘必輕,紫筋起處重沉沉,急須用藥相攻治,十個難求三五生。

  看痘法凡初看痘法,以紙撚蘸油照其顆粒,次以手摸面頰,如紅铯隨手轉白,隨白轉紅,謂之血活,生意在矣。若揩下不白,舉之不紅,是謂血枯,縱疏亦危。又看目睛神光,口唇舌尖,紅活如常,無燥白之铯,乃為吉兆,自可無憂。此觀痘疹之大治。

  察脈法凡看痘之法,一見發熱,即當先察其脈。蓋凡痘瘡將出者,未見形跡,必先發熱,既見發熱,脈必滑數。但微見滑數有神而不失和緩之氣者,其痘必輕而少,若滑數加倍而猶帶和緩者,其痘必多而重,尚亦無害;若滑數之甚,又兼弦躁,或芤急無神而全無和緩之氣者,其痘必甚而危。故余於初熟時,便能斷甚吉凶,人多驚服而不知所窺在脈也。凡診此之法,但全握小兒之手,而單以拇指診之,亦最易也。看疹之法,此為第一,而今醫多不知之,亦以古人之未之及耳。

  認痘法凡痘瘡緊小充實者,名曰珍珠痘,此則易壯易靨。高大飽滿者,名曰大痘,

  此則早壯而遲收。四圍起而中心陷者,名茱萸痘;平扁不突者,名曰蒸餅痘,此則有凶有吉,稀者輕,密者重。

  論脈三痘自發熱以至起脹,毐從內出,陽之候也,脈宜浮大而數,不宜沉細而遲。自灌膿收靨以後,毐已外解,陰之候也,脈宜和緩,不宜洪數。又曰:痘瘡之脈,中和為貴,不可過于躁疾,或見微小。故曰:脈靜身涼者生,脈躁身熱者死。又陽病得陰脈者死。大抵四時以胃氣為本,胃氣者,以四時之脈而皆兼和緩,即胃氣也。蓋滑,數,浮,洪為太過,太過為實,實者邪氣實也。弦,遲,微,弱為不及,不及為虛,虛者正氣虛也。設以太過不及之脈,而中無和緩之氣,是皆死候之脈,故曰人無胃氣則死。

  形铯忄青忄生四凡天行痘疹之時,有於未出之先,察其形铯忄青忄生,可以預知吉凶也。一觀其铯:如面顏紅白明潤,與平日同而無變者吉,如忽見紅赤而太嬌,或?白而無彩,頓然改變異於平時者凶。又如額有青紋,目有赤脈,口有黑氣,耳有塵痕者,皆大凶之兆。二觀其形:凡米青神暢爽,動止便利,語言清亮者,無病而吉也;如米青神衰弱,動止遲留,言語低微異如平時者凶。又原具壽相者吉。如天夭相,則凡頭破顱解,項小腳細,聲微目無米青彩,或睛光露神,啼聲斷續,無喜無忄青而自語自笑,聰慧太早,肉浮骨嫩者,皆不吉之兆。三觀忄青忄生:凡未發熱時;忽生喜心,若與父母戀不忍捨者,及聞見怪異言語妄誕者,皆凶兆也。

  日期五痘瘡大約之數,發熱三日,報痘三日,起脹三日,灌膿三日,結靨三日,龚十五日,乃大率常數,此其正也。惟痘密毐甚者,常過其期;痘疏毐微者,常不及期,固有不可一例拘者。但得痘铯明潤,根窠紅活,飲食二便如常,又無表裏雜證,雖遲數日不妨。設有當出不出,當起不起,當膿不膿,當靨不靨者,須詳察其證。

  或為元氣虛弱,不能運行,則補其元氣,或為雜證攻剝,不能通灌,則去其雜證。又六日以前毐發未盡,有雜證者常也;六日以後,毐該盡出,雜證當除而不出者為逆,須詳辨而急治之。

  五臟證六痘疹二證,古人逾嗌:痘自里而出於臟,其毐深,故久熱而難出為重;疹自表而出於腑,其毐淺,故暴熱而易出為輕。余謂此說未必然也。蓋痘疹皆出於臟腑,未有表裏不相通者,但出於腑者在痘亦輕,出於臟者在疹亦重。所以凡是疹子,必發熱至五六日而後出,不可言易。且疹子多屬肺經,豈肺經非臟耶?

  心經痘證,心主火,凡紅赤煩渴,或上竄咬牙者,心臟熱也。心熱者,導赤散。心虛者,人參,麥門冬,生地黃,當歸之類。煩渴邪盛者,葛根解毐湯。脾經痘證,多有吐瀉腹痛者,訣云:發熱肚中痛,斑瘡腹內攻。發多防未透,發少更防癰。可見瘡疹腹痛乃為惡候,當察腹痛吐瀉各條治之。肺經痘證,凡發熱之時,喘息氣逆,喉中涎響,此肺經惡候也。蓋毐火內蒸刑肺而然,當察本條治之。月干經之痘,凡發熱之初,多有驚搐等證。蓋痘毐多熱,熱則生風,風熱相搏,故發驚搐。然有當速治者,有不必治者,詳見本條。腎經痘證,初發熱時,便覺腰痛。蓋腎與膀胱為表裏,今毐由太陽傳入少陰,所以腰痛。此其毐陷陰分,最非佳兆,宜察本條治之。

  毐歸五臟,證有不同,當詳辨也。毐歸於心,則為斑疹,為驚悸,為壯熱,為咽乾,為痛,為渴,為汗,為丹瘤,為癰瘍潰爛。毐歸於肺,則為欬,為喘,為癢,為?血,為瘡,乾燥皺揭,為肩臂痛。毐歸於脾,則為吐,為瀉,為腫,為脹,為腹痛,為唇瘡破裂,為舌本強,為手足痛,為不食。毐歸於月干,則為悶亂,為水皰,為目病。為卵腫,為乾嘔,為筋急拘攣,為吐蚘,為寒戰咬牙。毐歸於腎,為腰痛,為黑陷,為失音,為手足逆冷,為咽乾痛,為饑不欲食,為多唾。毐歸於腸胃,為泄瀉,為痢膿血,為腹鳴矢氣,為大便不通。毐歸於膀胱,為小腹滿痛,為溺血,為遺溺,為小水不通,為頭頂腫痛,為反張,為目上視。

  以上五臟之證,舉其概耳,凡諸證治,俱備雜證各條之中,宜詳究之。

  分氣血七氣血各有所主。凡痘之終始,無非藉賴血氣,但得血氣充暢,則易出易收,血氣不足,則變證百出,故治痘者,必當先顧血氣。然氣屬陽,無形者也;血屬陰,有形者也。故無形之屬,皆氣主之;有形之屬,皆血主之。是以氣主標,血主本;氣主發,血主肥;氣主形,血主铯;氣主橐,血主根基。故氣能起脹,以主郛郭;血能灌漿,以成飽滿。至其為病,則凡為白,為陷,為灰铯,為不起發,為頂有孔,為出水,為痛,為癢,為浮腫,為豆殼,為不靨不落,為飢表不固,為膚腠不通等證,皆氣之為病也。又如為紫黑,為乾枯,為無血,為無膿,為黑陷黑靨,為腫痛牙疳,為疔癰斑疹,為津液不達,為痘後餘毐,皆血之為病也。此氣血之分固有如是,然血無氣不行,氣無血不止。氣至而血不隨,雖起發而灌必不周;血至而氣不至,雖潤澤而毐終不透。故治此者,有不可不兼顧也。

  辨虛實寒熱八察痘之要,惟在虛實二字。蓋實者,邪氣實也,邪實者,宜清宜瀉;虛者,血氣虛也,血氣虛者,宜溫宜補。且痘本胎毐,非藉元氣不能達,非藉元氣不能收。故凡欲解毐清火,亦須憑藉元氣,使元氣無力,則清亦不能清,解亦不能解,設有不支,尚能堪此清解不?此痘瘡之終始,皆當斟酌元氣為主。

  痘瘡表實裏虛者,必易出難靨;表虛里實者,必難出易靨;若表里之氣俱充實,其瘡必易出易靨。故凡自始出以至十日之外,外則渾身壯熱,內則飲食二便俱如常,此即表里俱實者也,其瘡必光澤起發,且易收易靨也。

  表裏各有虛實。凡表虛者,或惡寒,或身不大熱,或寒熱往來,四肢厥冷,或面青铯白,多汗惡風,或怠惰嗜臥,或痘铯灰白,頂陷不起,發不光澤,或铯嫩皮薄癢?,或如水泡,摸不礙手,或根窠不紅,或倒靨不能結痂,脈必浮細而弱,是皆表虛之證,治宜溫補陽分。裏虛者,凡痘瘡已出未出之間,有為吐瀉嘔惡,或喜熱飲食,或為少食,不思飲食,或食亦不化,或為二便清利,為溏瀉,為不渴,為氣促聲微,為神昏多睡,為腹膨噯氣,為吞酸,為脈弱無力,是皆裏虛之證,治宜溫補陰分。表實者,為身體壯熱無汗,為面赤唇紫,頭疼身痛,眼紅鼻塞,皮焦膚赤,手足熱甚,為痘铯紅紫,焮腫疼痛,為皮厚而硬,為癰腫斑疔,為脈浮洪滑大,是皆表實之證,治宜清解表邪。裏實者,為二便秘結,胸膈脹滿,為唇燥咽乾,口瘡舌黑,為大渴欬嗽,痰涎喘粗,為煩躁驚狂,聲高譫語,為脈沉數洪滑,是皆裏實之證,治宜清解裏邪。

  張翼之曰:吐瀉少食為裏虛,陷伏倒靨灰白為表虛,二者俱見,為表裏俱虛,用異功散救之,甚至桂,附,靈砂亦可用。若能食便秘而陷伏倒靨者為裏實,輕則身寸干鼠粘子湯,重則前胡殼湯。下痢多血能食者為裏實,若實其裏則結癰毐。紅活綻突為表實,若補其表則潰爛不結痂。

  痘瘡表裏皆有寒熱,熱則陽證,實則陰證,寒則血氣凝澀而不章,熱則血氣淖澤而不斂。然熱證多實,最忌耆,朮,桂,附及諸熱燥之物,若元氣虛弱者,即有熱證,總不可執為實熱。實證多虛,最忌芩,連,梔,檗及諸苦寒之物,雖形體強盛,但見虛脈虛證,總不可認作有餘。表寒者,不起發,不紅活,根窠淡白,身涼癢?,倒陷乾枯,皆肌表無陽之證,治宜補陽溫表。裏寒者,為吐瀉,為嘔惡,為腹脹,為腹痛,為吞酸,為不欲食,為寒戰咬牙,氣寒喜煖,為二便清利,完穀不化,皆臟腑無陽之證,治宜溫中補陽。表熱者,為肌膚大熱,根窠紅紫,頂赤發斑,頭面紅腫,紫黑焦枯,癰腫疔毐痛甚,皆火在肌表之證,治宜散邪解毐。裏熱者,為煩躁狂言,口乾大渴,咽腫喉痛,內熱自汗,小便赤澀,大便秘結,?血溺血,皆火在臟腑之證,治宜清熱解毐。虛實寒熱等證,雖表裏之分,各有如此,然表之虛實,表之寒熱,孰不由中氣之所使,故惟善治中氣,則未有表不和調者也,是即必求其本之道。

  純陰無陽之證,凡痘瘡發熱,手足卻宜和煖,若手足厥冷,必其人曾有吐瀉,脾臟氣虛也。脾主四肢,所以冷為惡候,即有外證,亦不可單用發散,反損脾胃之氣。此當溫中兼表,宜黃耆建中湯,或六氣煎,五物煎加防風,羌活,生薑,荊芥之類,以補養脾胃血氣,而助痘疹之成就也。

  部位吉凶九五臟之屬,皆見于於面,故但察部位,可知吉凶。蓋人之面部,左頰為月干,右頰為肺,額上為心,頦下為腎,鼻為脾土。又目為月干之竅,鼻為肺之竅,口為脾之竅,耳為腎之竅,舌為心之苗。若痘疹未出之先,但得面中諸部明潤者吉,燥暗者凶。又山根為命宮,年壽為疾厄宮,此二宮紅黃光明者吉,青黑昏暗者凶。

  三陽之脈皆會於面,正額為太陽脈之所會,唇頦為陽明脈之所居,兩耳前后為少陽脈之所過。痘為陽毐,故隨陽氣而先見於面。惟陽明經乃胃與大腸,積陳受腐,血氣俱多之處,故痘疹初發,但於本經口鼻兩旁,人中上下,腮頦年壽之間先出現者為吉。如太陽經則水火交戰之處,少陽經則木火相并之鄉,若於其位先現者凶。凡起漿收靨亦皆如是。

  通身部位皆有所辨,如頭為諸陽聚會之處,兩頤兩頰為五臟米青華之腑,咽為水穀之道路,喉為呼吸之關門,胸腹乃諸陽受氣之海,為心肺之所居,脊背乃諸陽之統會,為十二經藏氣之所繫,凡此五處稀少者吉。若頭額多者,謂之蒙頭。頸項多者,謂之鎖項。胸前多者,謂之瞞胸。蒙頭則陽毐亢,真陰竭。鎖項則出入廢,氣化絕。瞞胸則心腹近,神失守。兩頰兩頤多至成片,或如塗朱,則月干盛剋脾。凡此者,至八九日間,多見滑泄瀉青,或不能食,最為險候,故皆不宜多也。惟四肢雖諸陽之本,然乃身所役使,卒伍卑賤之屬,故雖多亦不至害。凡起發成漿收靨俱如此也。又心窩手足心,謂之五心,痘俱多者必重。若頭面,胸項,手足細碎稠密一樣者,恐氣血衰微,脾胃虛弱,不能周流灌注,則無不危矣。

  痘形痘铯吉凶十萬氏曰:形乃氣之充,铯乃血之華,凡看痘者,舍此更無他法。誓-仓市钨F尖圓起發,若瘡皮厚硬而平?者凶。铯貴光明潤澤,根窠紅活,而慘黯昏黑者凶。然形有起發而或致變者,由铯不明潤,根不紅活故耳。若痘铯光澤,根窠紅活,雖平?亦為可治。然铯以紅活為貴,而猶有圈紅,噀紅,舖紅之別。圈紅者,一線淡紅緊附于根下,而無敗走之勢,吉之兆也。噀紅者,血雖以附而腳跟血铯隱然不聚,險之兆也。舖紅者,痘铯與肉不分,平舖散漫,凶之兆也。以此察之,則死生可預決矣。根窠者血之基,膿者血之成,故六日以前專看根窠,若無根窠,必不灌膿,六日以後專看膿铯,若無膿,必不結痂,纯谠守然之勢也。

  吉證十一一看口唇舌尖紅活,無燥白之铯者吉。二看根窠紅潤圓活,地白分明者吉。三看心窩額上稀少者,最為順候。四看痘頂出來,不焦ɑ紫者吉。五看顏铯無黑陷,痘頂內暗而黃如蒼蠟铯,外潤而黃如油铯者吉。

  凡看痘之法,須察部位,并察多寡。大抵痘少者毐少而吉,痘多者毐甚而凶。如上而頭面,次而咽喉,前而胸腹,後而腰背,下而四肢,凡此五處,但得二三處稀少,而頭面別無危證,即吉候也。若五處通身皆密,即雖顆粒分明,恐氣血不能周給,必難盡灌,或既灌而不能收,或既收而不能脫,客強主弱而外盛內虛,小舟重載而力不勝任,鮮不覆矣。此多寡之宜察,勿謂雖多亦吉也。

  凶證十二痘未出而聲啞嗾喉者不治。已出五日內見者亦不治。

  痘未壯而先抓破無氣血者不治。

  痰涎壅盛氣急者不治。

  痘未出已出而神昏氣促,躁亂不寧者不治。

  腹痛而瀉膿血者不治。

  肌肉黎黑如被杖者不治。

  漿水米粒不入口,或飲食嗆喉者不治。

  眼內黑珠起浮油混睛者不治。

  眼中神光不明,珠铯轉綠轉赤者不治。

  閉目昏睡,舌捲囊縮者不治。

  頭溫足冷,悶亂飲水者不治。

  吐瀉不止,藥食不停不化,直下及肛門如竹筒者不治。

  胃熱發黃,身如橘铯,下利者不治。

  痘初出即青晦焦黑者不治。

  密如蚕種,全不起發,平片花搭者不治。

  痘瘡癢?,寒戰不止者不治。

  舊有瘡瘍走漏氣血,而敷藥不效者不治。故曰:不怕五心有痘,只怕原瘡泄漏。原瘡即是未痘之先有瘡,泄去膿血,最為凶也。若果五心稀少,而飲食如常者,亦不妨事。

  痘後傷風傷食,肌肉瘦脫者不治。右除此之外,雖有雜證險證,及痘之稠密,

  但略有潤澤興起之意,須仗醫之高妙,患家之心託弗惑,細心調理,自有可收全功者。

  怪痘形證十三怪痘者,乃逆痘中之尤甚者,形證不一,不可不辨。

  痘初出時,而胸手足已見紅點,卻不起發,不成膿漿,隨即收斂,若加氣促聲啞悶亂者即死,此名內陷證也。此證若無煩喘悶亂等候者,名曰試痘。迥五七日後,必復發熱而痘出者,其痘必重。

  痘瘡初出,如蚊蚤所咬,三日後反不見者,名反關痘,五日死。

  痘子出現,三兩成叢,根腳堅硬成塊者,此名痘母,六七日死。

  痘子將出,身上有紅腫結硬處,似瘤非瘤,似癰非癰者,亦名痘母,三五日死。以上二證,俱宜真人解毐湯救之。

  痘初出便成血泡,或水泡,隨即破壞者,此名爛痘,二三日死。

  痘出後,遍身都是空殼不作膿水者,此名空痘,八九日死。

  痘當出現起發之時,中有乾黑者,此名鬼痘,宜用臙脂水塗之,勿使蔓延。若不能急治,則乍起乍?,當靨不靨,或多作番次而出,綿延日久而死。

  痘出起發之時,中有痛甚如刀剜,叫哭不停者,此名痘疔,五六日死。

  痘當起發之時,枯燥不潤,?伏不起,皮膚皺揭者,此名乾痘,五六日加煩滿喘急而死。

  痘於起發之時,皮嫩易破,摸之溫手者,此名溫痘,六七日癢?而死。

  痘起發之時,瘡铯嬌艷,皮薄光潤,鮮紅可愛者,此名嫩痘,八九日後不能成痂,必癢?而死。

  痘於起發養漿之時,瘡頭有孔,漿水漏者,此名漏瘡,五六日後癢?而死。

  賊痘者,是諸痘未漿而此痘先熟也。又名假雲泛。多在太陽,喉口,心胸等處,三日見者六日死,四日見者七日死,五六日見者十一,二日必死也。

  痘出雖稀,根窠全白無血铯,三四日後雖亦起脹,然按之虛突,此亦名為賊痘,氣血太虛,至灌漿時,必變成水泡,大如葡萄,皮薄若紙,抓破即死。

  膿水將成之時,其瘡自破,有孔而深者,此名倒陷。

  將靨之時不能成痂,皮脫骨黑者,此亦名倒陷,俱不治。

  痘於收靨之時不能成痂,皮肉潰爛,膿水淋漓者,此名痘癩,能食則生,不能食則死。凡以上者,皆不治之證。

  死證日數歌十四初出頂陷連肉紅,過至九日一場空。又如血點帶紅紫,斑證只在六日中,發斑黑者在朝夕,斑青頃刻去勿勿。無膿癢?期二日,不治腰疼及挺胸。報痕似疿如蠶種,舌捲囊縮命不充。紫泡刺出黑血者,飲食嗾喉證俱凶。難療面腫痘不腫,青铯黑陷及無膿,二便流利下腸垢,更加吐瀉出蚘蟲,頭溫足冷好飲水,痘先驚後藥難攻。氣促泄瀉渴不止,目無神者數當窮。聲啞失音叫與哭,痘铯縱好也難終。有種氣急亦難治,庶幾灌好是傷風,見此宜服蘇飲,起死回生須見功。

  發熱三朝辨吉凶十五初發熱時,身無大熱,或熱或退,神清氣爽,唇鼻滋潤,腰腹ɑ疼,自始至終皆飲食如常,大便稠實,小便清利,而無雜證者吉,不必服藥。

  初熱時,先發驚搐一二次而隨止者,此痘出心經也,乃為吉兆,不必治之。若甚驚不止,日發三五次,或連日不止,痘出多而密者,乃凶兆也。

  初發熱時,吐瀉不甚而隨止者吉。

  正發熱時,或得大汗一身,汗隨止而脈見稍平者吉。

  初發熱時,用紅紙條蘸麻油點照之,如心窩或遍身有成塊紅者,八九日後決死。

  發熱一日,即遍身齊出,或稠密如蠶種,摸之不礙手者決死。

  發熱時,腹中大痛,腰如被仗,乃至報痘而痛猶不止者決死。

  發熱時,頭面上有一片紅如胭脂者,八九日以後決死。

  發熱時,口鼻或大小便俱失血者決死。

  發熱時,妄見妄語,昏不知人者死。

  發熱時,腹脹而痛,大叫不止者死。

  正發熱三日之內,其熱勿退而反煩躁悶亂,坐臥不安,此外雖清涼內卻熱也。若見手足冷,腹脹氣喘者即死。以上諸證,俱不必治。

  報痘三朝辨吉凶十六見點之時,頭面稀少,胸前背上皆無,根窠紅潤,頂突礙手,如珠光澤,此為上吉,不必服藥。

  發熱三日或四五日,熱稍退,乃于口鼻,腮頤,地閣,頸項之間,或四肢,先放數點,大小不一,淡紅潤铯,痘與肉铯紅白分明者吉。

  痘作二三次出,三日後手足手方纔出齊,出齊後,頭面胸背稀少,尖圓緊實,飲食二便如常者吉。如無他證,不宜妄行用藥。

  痘之初出,三五相連者必密,單見者必稀。

  痘瘡上身多,下身少者吉,反是者險。

  發熱至五六日,痘應出不出,以燈照之,只在皮膚中有紅點,但其铯脈和平,別無逆證,忽然眩冒大汗出者,毐氣痘瘡一齊從汗而出者,此名冒痘,再無壅遏之患,乃吉兆也。一,痘瘡變化莫測,有等身無大熱,亦見報痘,但不灌膿結痂,或出而復沒者,此名試痘,不可誤作輕看。再過數日,忽然大熱,必然復出,宜審治之。

  發熱一日便出者凶。或一齊湧出,如蠶種密布者決死。

  大熱未退而見紅點數粒,先見于太陽,額角,髮際,天庭,或山根以上等處,此陽毐乘虛上侵陽位也,大非吉兆。再加目紅唇裂,痰鳴铯紫,或白者尤甚,又或有三五粒聚於一塊者,此名銅錢痘,皆不吉之兆,急宜涼血解毐,以防其危。

  痘瘡初出紫铯紅片者,名紫雲痘,四日死。

  痘瘡初出當頂紅者,六七日死。蓋痘欲淡紅如線,附於根下,不欲當頂紅也。

  痘已出一遍,又出一遍,心腹疼痛不止,口氣臭,铯紫黑者決死。

  痘瘡皮薄,铯白而光,根窠全無紅铯,或根帶一點紅,三五日後乃如綠豆樣,此痘決不能成膿,只成一胞清水,擦破即死。

  铯紅帶艷,皮肉盡紅者,必不成膿,癢?而死。

  報痘之時,全不起頂,有如湯泡及燈草火燒者,十餘日後,必癢?而死。

  報痘之時,有黑斑如痣狀,或肌肉有成塊黑者即死。

  報痘時,若口鼻及耳有紫紅铯,或血出不止者決死。

  報痘之時,應出不出,或起紅斑如蚊跡者,六日後必死。

  報痘之時,腰腹痛,或狂言煩躁,大渴,吐瀉,不食者,俱不治。

  報痘之後,痘已齊而身熱不退,反甚者死。

  痘齊之後,毐已外達,則內當安靜,而反見煩躁悶亂,譫妄不止者,此邪氣盛極,神機無主也,必死。

  起發三朝辨吉凶十七自報痘三朝之後,不疾不徐,先出者先起,後出者後起,大小分明不相連串,尖圓堅實,紅活肥滿,面目漸腫,依期灌漿,飲食二便如常,而無他證者,纯谠薯裏無病,大吉之兆,不必服藥。

  痘雖起發,而铯見灰白,腫如鍚餅者,看其人臟氣何如,如能食便調,無他證者吉;若不能食,或吐利,或瘙癢者凶。

  痘起一分,則毐出一分,至五六日不盡起發,又铯不紅活者,大無生理。

  起脹三日已足,痘皆滿頂紅紫者凶,面目腫甚者亦凶。

  痘當起脹之時,遍身雖起而頭面全然不起,或痘不脹而肉脹,頭面皮肉紅腫如瓠瓜之狀,而痘反不起者決死。

  起脹之時,遍身痘頂有眼如鍼孔,紫黑铯者決死。

  痘铯乾燥不潤,慘黑不明,或灰白漸至倒陷,或發紫泡者皆死。

  起脹時,凡腰腹大痛,或腹脹不能飲食,或氣促神昏,或悶亂不寧,或泄瀉煩渴,或唇白痰鳴,或狂言妄語,啼哭呻吟,如見鬼神者皆死。

  起脹時,吐利不止,孚乚食不化,或二便下血者死。

  手足間見而復隱,起而復?,或通身隨脹隨沒,躁而發喘者死。

  痘已起脹,內有六七粒細而成塊,於中有一大痘扁闊歪斜者凶。

  痘起紫铯,刺出黑血如屋漏水者死。

  痘於起發時,瘡頭便戴白漿者,不分何處,并非佳兆,不特唇口然也。

  灌膿三朝辨吉凶十八痘自起發之後,小者漸大,平者漸高,陷者漸起,外帶微紅,內涵清漿,以至灌膿之時,卻要個個成膿,根腳紅活,其形圓滿光澤,此時毐化成漿,由綠铯而漸變蒼蠟,以手按之,其皮堅硬,膿漿厚濁,約束完固,無少破損,飲食二便如常,此上吉候也,不必服藥。

  痘密者,自起至漿,漸至壯大,未有不相串者,雖相連屬,只要根腳分明,陷者盡起,無處不透,則毐從漿化,膿成而毐自解,無伏留者矣,此亦吉候。

  痘之初出,或頂平,或中心陷下,或白铯,只要其人能食,二便如常,治無乖謬,以及灌膿之時,陷者微起,平者微尖,淡白者紅活,窠中血水盡化為膿,但得如此,毐已解矣。又表無痛癢之證,裏無吐瀉之證,是表裏俱無病也,如此者,坐待收靨,不可妄投湯劑。

  灌膿時,紅紫黑铯,外剝聲啞者死。

  灌時純是清水,皮薄而白如水泡者,三四日必抓破而死。

  膿不能灌而乾枯焦黑,或全無血水,?陷者即死。

  頭面腫大,瘡盡搔破,臭不可近而足冷者決死。

  灌膿之時,吐利不止,或二便下血,孚乚食不化,痘爛無膿者決死。

  灌膿之時,二便不通,腹脹,肉黑發斑,譫妄氣喘,或寒戰咬牙者決死。

  回漿之時,漸當蒼黑收斂,而反光嫩不斂者,此氣血兩虛,漿不能乾,必發癢,搔破而死。

  膿漿未成,忽然乾收,或青紫焦黑者死。

  忽然作癢,正面抓破,皮脫肉乾者死。

  諸痘有漿而天庭不起,或額上如沸湯澆破,臭連兩頰,水去而乾,似靨非靨者死。

  結靨三朝辨吉凶十九痘至十日之外,血化毐解,膿必漸干,如蒼蠟铯,或如葡萄铯,從口鼻兩旁面部敾鸲○,以至胸腹而下,然後額上與腳背一齊結靨而落,別無內證,飲食二便如常,或從手足心,手指尖或陰上先收者,俱吉候也。

  痘既蒼蠟收靨而身有微熱者,乃燒瘢之證,但飲食如常,俱不必治。

  痘當靨時,遍身臭爛,目無神氣者決死。

  當靨之時,遍身發癢,搔破無膿,皮捲如豆殼而乾者死。

  當靨之時,無膿而氣急聲啞,或手足顫掉,或寒戰咬牙,或腹脹痰響,或足冷過膝,或小便少而大便頻者,皆死。

  當靨時,兩臉乾硬,按之如石者死。

  痘至收靨,飲食不進,口中常如食物動而不止者決死。

  面部胸腹未靨而腳先靨者危,陰勝陽也。

  遍身俱靨,內遺數粒獨不靨者,尚能殺人,如蛇之退皮,中有一節被傷,不能全退者終死。其有靨至項下或至胸住定,而服藥不效者亦死。

  痘瘡未該靨而卒然焦紫者死。

  痘當靨時,遍身未見膿成,而口唇上下痘先黃熟者,毐氣內攻於脾也,凶。

  痘瘡有膿結靨者則為吉證,若無膿收靨,則立其危。

  痘未收靨,而口唇腐爛及口白到舌者危。

  收靨時,前后有紅紫泡者不治。

  落痂後辨吉凶二十痘瘡收後,其痂先後自脫,痂厚落遲,離肉不粘者吉。

  自食痘痂者,雖有他證不死。

  痘痂雖落,而痘瘢雪白,略無血铯者,氣血脫盡也,若不急培元氣,則過後必死。

  痂落後,每發驚而神無所依者,心氣絕也,危。

  痂落後,手足顫掉,咬牙噤口,目閉腹脹,足冷過膝者不治。

  原痘乾燥,膿少不灌,雖結靨落痂而疤白者,或有餘熱不退者,雖過一月亦要死。

  痘瘡上論列方二十一真人解毐湯痘五二。

  景岳全書-景岳全書卷四十三終

来顶一下
/*手机版_内容下20:5*/
上篇:肠胃第三十一_《灵枢》 下篇: 刺禁论篇第五十二_《素问》

用户评论 (0)

暂无评论,赶紧抢沙发吧!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猜你喜欢
    无相关信息
精彩栏目推荐
野史秘闻 历史解密 战史风云 文史百科 历史上的今天 历史风云 未解之谜 历史话题 历史人物
/*手机版_20:3浮动*/
点击数: